来自原子能院的蹲点报告,第十四届文津图书奖

来源:http://www.027kmyj.com 作者:生命科学 人气:62 发布时间:2019-10-21
摘要:中国图书馆界倡议服务全民阅读 第十四届文津图书奖揭晓 中国核工业从这里走来:来自原子能院的蹲点报告 百发金牌火箭见证中国航天“逆袭”之旅 4月23日,一年一度读书日,国家图
中国图书馆界倡议服务全民阅读
第十四届文津图书奖揭晓
中国核工业从这里走来:来自原子能院的蹲点报告
百发金牌火箭见证中国航天“逆袭”之旅

4月23日,一年一度读书日,国家图书馆主办的读书日特别活动如约而至。此次活动以“读经典 学新知 链接美好生活”为主题,由国图与中国图书馆学会、学习强国平台联合全国图书馆界共同开展。

新华社北京4月24日电 题:中国核工业从这里走来——来自中核集团中国原子能科学研究院的蹲点报告

刚刚过去的这个周末,随着中国西南边陲大凉山一声巨响,中国长征三号甲系列运载火箭正式突破100次发射次数,刷新中国单一系列火箭的发射纪录。1个多月前,这枚“金牌火箭”才完成了中国航天史第300次发射,而今,它又成为国内外关注的焦点。

全民阅读倡议书发布

新华社记者高敬、安娜

站在山谷中的发射场,满头白发的中国工程院院士、中国航天科技集团一院长征三号甲系列火箭首任总设计师兼总指挥龙乐豪感慨万千,他用“长征娇子创新担大任”来评价该系列火箭,后者包括长征三号甲、长征三号乙、长征三号丙3种火箭,是我国目前高轨道上发射次数最多、成功率最高的火箭系列。如此斐然的成绩来之不易,甚至在长征三号乙火箭首飞时还曾遭遇“星箭俱毁”的重大失利,以及无数次与失败擦肩而过的“危机”。

主题活动上,国家图书馆馆长、中国图书馆学会理事长饶权,国家图书馆党委书记、副馆长魏大威等与全国公共图书馆代表一起,宣读了《服务全民阅读 共创美好生活——中国图书馆界4·23全民阅读活动倡议书》,共同向社会发出图书馆人对于服务全民阅读,推进学习型社会建设的倡议。

北京西南郊区,有一个看上去不怎么起眼的小镇——新镇,60多年前因核而建。但在中国核工业领域,这里却是个最有历史感的地方——

在中国航天60多年的发展历程中,自力更生、艰苦奋斗是一条贯穿始终的精神主线。回首20世纪50年代,已经当家做主的中国人面对的巨大挑战是如何将一个技术水平落后、工业基础薄弱的国家建设成现代化强国。在当时错综复杂的国际政治格局中,中国在投入和平建设的同时,不得不面对一系列关系到国家命运和民族生存的问题,在这样的背景下,中国的航天事业在起步阶段就肩负着强国的梦想和希望。“金牌火箭”从“1”到“100”的逆袭之旅,就是一个最佳例证。

倡议书指出,中国图书馆界将坚守“为人找书、为书找人”的价值理念,竭诚引导、推动、服务全民阅读,广泛联合社会各界,共同构建面向书香社会和学习强国建设的阅读服务网络,推动阅读服务全覆盖。

我国第一座重水反应堆和第一台回旋加速器在这里建成;

2016年4月24日,在首个“中国航天日”到来之际,习近平总书记作出重要指示:探索浩瀚宇宙,发展航天事业,建设航天强国,是我们不懈追求的航天梦。经过几代航天人的接续奋斗,我国航天事业创造了以“两弹一星”、载人航天、月球探测为代表的辉煌成就,走出了一条自力更生、自主创新的发展道路,积淀了深厚博大的航天精神。

据介绍,经过中国图书馆学会和国家图书馆广泛动员,截至4月19日,共有3039家图书馆响应业界联动,涵盖了公共、高校、党校、科研院所、高职、中小学、医院等各级各类图书馆,各地阅读推广机构也积极参与其中。

我国“两弹一艇”不少关键数据在这里采集;

新型号首飞失利总师一夜白头

文津图书奖揭晓

国家表彰的23位“两弹一星”功勋奖章获得者中有7位曾在这里创建功勋;

如今,已经习惯发射成功消息的人们,很难想象在一个火箭型号最初孕育那些年的艰辛与不易。作为长征三号甲系列的第二型火箭即长征三号乙,一诞生就历经磨难。

活动现场,第十四届文津图书奖少儿类、科普类、社科类10种获奖图书依次揭晓。其中社科类5种,《汉字与中华文化十讲》《国家相册:改革开放四十年的家国记忆》《左图右史与西学东渐:晚清画报研究》《名画在左 科学在右》《我的世界观》;科普类3种,《美丽之问:宇宙万物的大设计》《大国重器:图说当代中国重大科技成果》《一想到还有95%的问题留给人类,我就放心了》;少儿类2种,《别让太阳掉下来》《鄂温克的驼鹿》。

这里派生或援建了十余个核科研和生产单位,被称为“中国核科学技术的发祥地”“中国核工业的摇篮”……

那是1996年2月15日,作为当时我国运载能力最大、同时也是研制难度最大、影响力意义最深的的火箭,长征三号乙运载火箭的首次发射吸引了全球的关注。

《名画在左 科学在右》作者林凤生作为获奖代表在发言中说,英国学者斯诺在上个世纪提出科学文化与人文文化存在不可逾越的鸿沟,他认为两种文化之间有两个可以跨越的桥梁,那就是图像和美学。致力于这个主题的研究和写作才有了《名画在左 科学在右》图书的出版。林凤生曾是《中国科学报》专栏作者,其在报纸的专栏作品于2013年结集成书《画中有话:解读名画中的科学元素》。

这里是中国核工业的起点——中核集团中国原子能科学研究院所在地。记者近日走进新镇,感受中国核工业近70年来波澜壮阔的历程,认识核技术在生产生活中的广阔应用。

龙乐豪就是这枚火箭的总设计师兼总指挥。他还记得,当时历经艰辛努力,好不容易赢得一个国际通讯卫星组织的发射合同,“对这次发射很有信心,媒体还进行了全球直播……”

“先生的书房”谈读书

“一堆一器”,开启中国原子能时代

然而,一场巨大的挫折轰然而至。

活动上,在“先生的书房”环节,药理学家、中国工程院院士秦伯益和《中华传统文化百部经典》顾问,也是《论语》一书的解读人钱逊,先后为观众带来《学新知 链接美好生活》《世界读书日说“读经典”》两段主题演讲。

一块三米多长、两米多高的淡蓝色“大块头”静静地立在原子能院工作区的大院里。这个“大块头”就是我国第一台回旋加速器的主磁铁。

火箭点火起飞后约两秒,火箭飞行姿态出现异常,火箭低头并偏离发射方向,向右倾斜。

秦伯益说:“读书是一辈子的事,所以要一生读书,读书一生。不同年龄读书各有不同的收获和长进。”他说,青年读书在于“明理”;凡事都有理,理通了才能一通百通,理不通则会一窍不通。中年读书在于“壮胆”;一个饱读诗书的知识分子就会做到家国情怀、士人风骨、书生意气、君子气度的为人品格。老年读书在于“悟趣”;能明白书中乐趣、生活情趣,做到环境观趣、人生知趣。

一路之隔的花园里,立有钱三强、王淦昌两位核物理学家、原子能院两位前任院长的雕塑。花园的另一侧,是一座式样古朴的大楼——反应堆大楼,这里建有我国第一座重水反应堆,人们叫它“功勋堆”。

根据当时的记录,在火箭飞行约22秒后,火箭头部坠地,撞到离发射架不到两公里的山坡上,随即发生剧烈爆炸,星箭俱毁。

钱逊建议读书要读经典,“逐步改变学习传承传统文化的方式和途径,由以讲和听为主,转向以读为主”。他说,读经典可以从读好一本开始,建议从读《论语》开始。

原子能研究离不开大型核设施,没有大型核设施,所有研究都是纸上谈兵。原子能研究需要的基础核设施就是反应堆和加速器。

“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

“读《论语》,不一定要拿出一段整时间从头到尾通读,也不一定要每天抽出固定时间来读。可以一章一章分散读,读一章得一章的收获。遇不懂的地方可以先跳过。时间上,可以随时随地抽时间读。”钱逊还分享父亲钱穆读《论语》的心得——“不论枕上、厕上、舟车上,任何处,可以拿出《论语》,读其一章或二章。如果能每天抽出几分钟时间这样读,至少每年可读《论语》一遍,从25岁到60岁,可读《论语》40遍。重要的是坚持不懈,积累日久,就有明显的效果。”

1955年,党中央作出了创建中国原子能事业的战略决策,并决定从苏联引进一座7000千瓦的重水型实验性反应堆和一台直径1.2米的回旋加速器。从1956年破土动工,仅仅两年多,一座新的原子能科学研究基地就在荒滩上“长”起来。

龙乐豪连问三个“为什么”。作为中国第一代航天人,龙乐豪提出的我国第一枚洲际导弹末速调节方案至今仍在沿用,该方案提高了导弹命中的精度和火箭入轨的精度。但对那一刻的他来说,迎来人生的一个“低谷”。

图片 1

1958年6月10日,回旋加速器调试出束;1958年6月13日,重水反应堆首次达到临界。

那一年他58岁,有人说他一夜之间白了头。

“一堆一器”的建成,标志着我国开始跨进了原子能时代。

如今回忆起来,龙乐豪称那一夜“很是煎熬”,“一夜间急白了头,多少有点文学的夸张,说那个时候就加快了头发向雪白的转变,这倒是真的”。

1964年10月,我国第一颗原子弹爆炸成功;1967年6月,我国第一颗氢弹爆炸成功;1971年9月,我国第一艘核潜艇顺利下水。“两弹一艇”的成功背后,“一堆一器”功不可没。

龙乐豪回忆,当时整个团队情绪跌落到了低谷。然而,这群航天人并没有一蹶不振,而是顶住压力,第一时间投入到故障检测中。

上世纪70年代,在运行二十年后,反应堆出现设备老化现象,不得不降功率运行。

他和团队成员点着蜡烛、开着应急灯,连夜寻找答案。这一找,就是30多个日日夜夜。最终查明,是一个金铝焊接点的“虚接”,导致控制整个火箭的惯性平台失效,火箭按照错误的姿态信号进行姿态纠正,最终坠毁。

本文由澳门新葡亰娱乐场平台官网发布于生命科学,转载请注明出处:来自原子能院的蹲点报告,第十四届文津图书奖

关键词:

上一篇:人类首次探测到,我国提出十大行动计划

下一篇:没有了

最火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