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度国家自然科学基金项目申请初审结果公布

来源:http://www.027kmyj.com 作者:生命科学 人气:184 发布时间:2019-10-20
摘要:干细胞治疗心脏病,靠不靠谱? 科学家认为国外造假不应殃及我国相关研究 关于采用同行评议责任制的倡议 2019年度国家自然科学基金项目申请初审结果公布 科学家们一直在开展利用
干细胞治疗心脏病,靠不靠谱?
科学家认为国外造假不应殃及我国相关研究
关于采用同行评议责任制的倡议
2019年度国家自然科学基金项目申请初审结果公布

科学家们一直在开展利用干细胞治疗心脏疾病等各种疾病的探索。但是,近年来发生的几起学术造假事件,特别是去年10月被曝光的美国科学家皮艾罗·安维萨(PieroAnversa)心肌干细胞研究造假事件,给干细胞研究蒙上了阴影,也由此引发了公众对“干细胞疗法治疗心脏疾病是否靠谱”的质疑。

Richard N.Zare

关于公布2019年度国家自然科学基金项目申请初审结果的通告

论文造假涉及什么内容?他的研究与我国同领域的研究有何异同?干细胞治疗心脏疾病的研究还要不要搞?

大学的科研团队经常能取得一些重要的发现和发明,但在科学资助机构更希望得到的创新能力方面,却收获寥寥。这一创新能力的缺失值得我们关注,并由此引出一个问题:现有的科研资助体系是否需要进行一定的变革,以便更有效地开展创新研究。笔者建议对现有的同行评议制度进行改进,引入一个暂称之为“同行评议责任制”的新评议体系。大体的框架思路如下所述,欢迎大家对此提出建议和意见。

国科金计函〔2019〕55号

造假论文主要存在两个问题

建议将那些高风险、高回报的项目,提交给一个有偿的专家组评审。该专家组被称为“评审责任人”。评审责任人不仅需要具有极高的学术声望,还要在学术领域具有一定的活跃度。他们对创新研究的风险具有充分、清晰的认识。对一个拟资助的项目,需要专家组中的一位专家作为该项目责任人。该责任人需要在一个足够长的时间段内单独对该项目的资助负责,以便该项目在后续能够通过其他方式获得资助,如基金会的常规项目或企业合作。每一位评审责任人的工作表现将定期进行评估,但该评估须在一个足够长的项目运行时间后作出。需要指出的是,评估不能仅建立在单个项目的成果上,而需要针对评审责任人所负责的所有项目成果。

国家自然科学基金委员会(以下简称自然科学基金委)在2019年度项目申请集中接收期间共接收各类型项目240711项。按照《国家自然科学基金条例》《2019年度国家自然科学基金项目指南》《关于2019年度国家自然科学基金项目申请与结题等有关事项的通告》以及国家自然科学基金相关类型项目管理办法等有关规定,自然科学基金委对项目申请进行了初审。

皮艾罗·安维萨论文造假的主要内容是什么?

当然,评审责任人不能资助与其本人曾有过密切联系的申请人的项目。如果专家组中无人愿意对某一项目负责,则该项目不会获得资助。当评审责任人选择考虑资助某一项目时,他必须在该项目的研究领域内寻找不少于两位来自专家组外的专家,以便协助其最终决定是否资助该项目。评审责任人负责同行评议专家的挑选,但同行评议专家的意见仅作为一个参考记录在案,并不强制评审责任人采用。

经初审,自然科学基金委共受理项目申请236890项,不予受理项目申请3821项。自然科学基金委将纸质初审结果通知发至各依托单位,以电子邮件形式通知不予受理项目的申请人。依托单位可登陆科学基金网络信息系统查询本单位项目申请受理情况。申请人如对不予受理决定有疑问,可向相关科学部咨询;如对不予受理决定有异议,可在2019年5月20日前向相关科学部提出复审申请。有关复审申请程序和要求详见附件。

“他的论文主要存在两个问题。”中科院生物化学与细胞生物学研究所研究员周斌介绍说,一个是移植骨髓来源的c-Kit+细胞可在受损心肌形成心肌细胞。皮艾罗·安维萨研究组于2001年在《自然》杂志发表文章称:将骨髓来源的c-Kit+干细胞移植到受损的小鼠心脏后,损伤区组织发生了大面积的心肌细胞再生,心脏得到明显的修复,这些新生成的心肌细胞源于骨髓来源的c-Kit+细胞的分化。“该文章在2004年已经被两篇发表于《自然》的论文证实‘无法重复’。”

在新的评审体系中,项目申请书能够随时提交,并在提交后的3个月内获得资助意见。本人的经验是对于被认为值得资助的创新理念,应该积极鼓励尽快开展研究,以便获得成功。

附件:2019年度国家自然科学基金不予受理项目复审申请与审查工作程序

周斌说,第二个问题是认为“成体心脏存在内源性心肌干细胞”。2003年,皮艾罗·安维萨的实验室在《细胞》杂志发表的一篇论文称:成体心脏本身存在着一群c-Kit+干细胞,这群细胞在心脏损伤后具有分化形成心肌细胞的能力。“但是在2014—2016年,国际上先后有三个独立的实验室利用体内遗传示踪的方式证实:成体心脏内的c-Kit+细胞基本不具有分化形成心肌细胞的能力,即并非心肌干细胞。”

新的“同行评议责任制”以及评审责任人体系,或许会被认为与美国国防部高级研究项目局的项目经理模式类似。我想要强调两者间的一个重要区别。在新的评审体系中,项目是否资助由委员会的专家评审决定,而不是项目经理。我认为,项目管理人的合适角色并不是想象他们能够预见未来带来的变革,而是能够赋予未来发展的机会。历史反复教育我们,与一群少量而聪明的管理人员相比,科学界整体能够更好地塑造与预见未来。

国家自然科学基金委员会计划局

“所以,关于c-Kit+心肌干细胞的研究,目前领域内已经基本达成共识:骨髓和成体心脏中的c-Kit+细胞都不是心肌干细胞,它们不会在体内贡献心肌细胞。”周斌说。

评审责任人之间需要相互沟通其工作情况。互联网为相互之间的沟通提供了极大的便利。因此评审责任人并不需要居住在同一地区。同时,他们能够继续从事其科研工作,而这极大地增强了招募和维持评审责任人的吸引力。

2019年4月29日

长期从事干细胞与血管病研究的英国伦敦大学国王学院双讲席教授徐清波认为,导致皮艾罗·安维萨论文造假的原因有二:“一是他对科学研究带有预设结果的思维,对做出重大发现的期待过高,对实验结果的解读过于轻率。第二个原因是需要警惕实验结果的‘假阳性’。”科研工作者在概念提出时要清楚地说明概念建立的前提状况;在新的技术出现后,应对原有概念的局限性及时作出更新,而不应置若罔闻、固执己见。

对于能够完成目标的项目,评审责任人有权增加项目资助;而对于不能完成目标的项目,评审责任人也有权终止项目资助。经验告诉我们,如果一个项目无法顺利结题,尽早终止资助是一个最佳的策略。

附件

本文由澳门新葡亰娱乐场平台官网发布于生命科学,转载请注明出处:2019年度国家自然科学基金项目申请初审结果公布

关键词:

最火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