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世纪英国消费社会的兴起,包容共享

来源:http://www.027kmyj.com 作者:产品评测 人气:89 发布时间:2019-10-23
摘要:中国是全球化的一个内在变量,中国崛起过程必将带动新一轮全球化进程。2008年金融危机以来,西方大国纷纷深陷泥潭,国内自由秩序与国际自由秩序遭遇双重冲击,参与全球治理的能

中国是全球化的一个内在变量,中国崛起过程必将带动新一轮全球化进程。2008年金融危机以来,西方大国纷纷深陷泥潭,国内自由秩序与国际自由秩序遭遇双重冲击,参与全球治理的能力与意愿开始下降。而与之形成鲜明对比的是,中国等新兴国家奋发有为,为推进陷入困局的全球化积极实践。在原有全球化基础上,中国以创造性手法贡献出“一带一路”、“亚投行”、“人类命运共同体”等一系列全球治理的新机制,以包容共享理念,对旧有的全球化秩序升级扩容。纵观历史趋势,全球化兴衰往往与新兴大国的崛起密不可分,每一次的权力转移都推动着全球化进程的又一次“扩容”。从15世纪麦哲伦环球航行开始,全球化早期的1.0版发端于欧洲;而随着工业革命的推动,全球化开始整合西方世界,形成以英国为中心的全球化2.0版;而美国的崛起再一次扩展了全球化进程,形成美欧跨大西洋共治的全球化3.0版;冷战后,随着亚洲特别是中国的崛起,跨太平洋合作时代构成了新一轮全球化进程的大背景。在新一轮全球化进程中,中国扮演着举足轻重的角色。

先秦儒家有诸多对于君子人格的论说,树立了君子人格的理想。这些关于君子人格的理想,构成了君子文化丰富的内涵,随同整个儒家思想体系,在后世不断得到传承和发扬,并转化为普遍的文化实践,具有积极的历史作用。

马克思在《〈政治经济学批判〉导言》中,构建了原创性的消费理论,系统阐释了生产与消费相互作用的辩证关系,指出生产、消费、分配和流通是社会再生产的基本环节,生产与消费相互制约,消费在社会生产中具有极为重要的地位。近年来,有关近代英国消费史的研究愈发引起学者们的关注。在此背景下,探究消费社会的兴起对英国现代社会转型的影响,再现人们日常生活消费史,有助于丰富和深化我们对18世纪以来英国社会的认知。

第一,以中国为引擎促进全球经济增长,抵御逆全球化趋势。全球金融危机爆发以来,伴随着全球经济增长疲软和全球价值链的收缩,全球贸易增长显著放缓。相关统计数据显示,自2012年以来,全球贸易量大幅减少。据世界贸易组织最新预测,相比国内生产总值2.5%的增长率,今年全球贸易增长率仅为1.7%。这是近15年来全球贸易增长率首次显著低于GDP增长率。此外,根据全球贸易预警(Global Trade Alert)组织报告,2015年出台的贸易保护措施的数量相比2014年多出了50%,同时它也是当年实施的自由贸易措施数量的三倍。就国家来看,2015年美国实施了最多的贸易保护措施,高达90例,俄罗斯、印度分别以86例和67例紧随其后。与一些国家纷纷高举保护主义旗帜不同,中国坚持推进全球化进程,充当了世界经济稳定的“压舱石”。作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第一大贸易国、第二大对外投资国、全球经济增长最大贡献者,中国在新一轮全球化进程中被寄予厚望。2016年,中国经济增长对世界经济的贡献率达到33%,是全球经济第一引擎。2017年3月亚洲大部分地区制造业再次获得稳健增长,中国再次引领潮流。

关于君子人格理想的论说,主要集中在先秦儒家典籍之中。这些儒家典籍成为经典之后,历代学人不仅反复习诵,而且不断进行注疏阐释,在泱泱典籍中,形成了“经学”。先秦儒家关于君子的论说也就不断被传承和弘扬。

“消费社会”的提出及其特征

第二,在全球经济社会发展领域,中国成为净输出国。2016年,中国超过美国成为世界上最大的商务旅游市场,2015年,中国公民出境旅游人数达到1.2亿人次,旅游花费1045亿美元,同比分别增长12%和16.7%。在世界经济普遍不景气的背景下,中国游客在全球具有越来越大的影响力。此外,近年来中国对外直接投资并购活跃,领域不断拓展。2001年中国加入世界贸易组织以来,中国商品贸易出口额由2001年的2660.98亿美元增加到2015年的22765.7亿美元,增长了约7.6倍;进口由2435.53亿美元增加到16820.7亿美元,增长了近6倍。如今,中国已经成为全球第一大贸易国、第一大外汇储备国、第二大经济体与众多初级产品的最大买家。这种显著的经济成就对世界产生了广泛的吸引力。“一带一路”、亚投行等公共产品开始被视为中国的新名片和“软实力”标识。在金融方面,中国推动全球金融治理规则走向完善。2015年以人民币结算的跨境贸易额高达1.1万亿美元,占到中国对外贸易额的30%和全球贸易额的3%。而在2000年,跨境贸易结算中还看不见人民币的踪影。通过推进与澳大利亚、日本、韩国、俄罗斯等主要贸易国的双边协定,中国在人民币国际化方面取得了长足的进步。除香港地区外,中国央行设立了近20处境外人民币清算中心,分布在新加坡、纽约、伦敦、法兰克福、多哈等全球金融重镇。

由于儒家思想是中国历代主流意识形态的核心内容,所以经学几乎贯穿整个中国历史,而对于先秦儒家关于君子论说的解释和阐发也绵延不绝。它们既是君子文化的组成部分,又让一代代学人承接了君子文化的血脉,进而转化为君子文化的实践。

“消费社会”这一术语较早由法国社会学家让·鲍德里亚提出,他在《消费社会》一书中对现代消费社会进行了反思和批判。英国学者尼尔·麦肯德里克等人在《消费社会的诞生:18世纪英国的商业化》一书中则较早关注现代消费社会的起源,他们认为,在工业革命的影响下,18世纪晚期,英国开始迈向消费社会。美国学者彼得·N.斯特恩斯在《世界历史上的消费主义》中认为,消费社会的诞生与现代消费主义密不可分,具体而言,现代消费主义的发展可以分为18世纪消费主义兴起、19世纪晚期到20世纪早期的发展、第二次世界大战后大众消费主义成熟等阶段。

第三,倡导包容共享理念,用新型价值观引领全球化进程。长期以来,中国传统文化强调“天下为公”的世界关怀,历届政府也强调中国作为四大文明古国的特殊责任。在新中国成立之初,尽管物质上一穷二白,但是依然不忘历史担当。毛泽东多次以宏大的志向号召中国人民为世界发展贡献自己的力量。他强调,“中国作为一个大国,应当对人类有较大的贡献,而这种贡献在过去一个长时期内,则是太少了,这使我们感到惭愧”。这种大国使命感促使中国承担更多国际责任。十八大报告正式将“倡导人类命运共同体意识”上升到战略高度。“人类命运共同体”是中国人对当今世界的一种深刻理解,是对人类发展理念的重要启发。这种强调与周边国家“共享发展成果、实现合作共赢”的新理念,最大的魅力就在于把“你”和“我”,变成了“我们”。尽管中国倡导的新型理念可能会遇到各种挑战,但不可否认的是,中国正在用一种不同于西方国家的行为方式与价值理念,为世界治理提供一种新的选项。

君子文化的实践,主要体现在各个历史时期的士大夫层面。士大夫是读书之人,他们所读之书当然以儒家经典为主;士大夫也往往是执政或参与执政之人,自唐代以后,他们为了通过科举考试,更要熟悉儒家经典。因此,君子文化对他们有着更深入的浸润,也更容易转化为实践行为。

工业革命前后,英国消费社会的兴起有三个关键特征:第一,以物质主义和消费主义为核心的价值理念开始主导经济与社会运行规则。新财富观和消费观得以重塑,消费更带有了文化符号价值、象征意义,通过消费构建自我身份和文化认同。第二,富裕的中间阶层日益崛起,形成节俭审慎的财富观和优雅闲适的消费观。受绅士文化熏陶,仿效之风盛行,尤其是炫耀性消费对整个社会风气影响很大。第三,传统等级消费经济向开放的奢侈消费经济转变。传统等级社会有一套严格的社会规范,人们的消费只能按照自己的等级和身份地位进行。18世纪以降,英国社会各阶层对物质财富的追求与对各类奢侈品的狂热消费,突破了等级与阶层分野,奢侈消费经济兴起。

第四,积极发挥比较优势,供给全球公共产品。党的十八大以来,中国外交逐步进入奋发有为新常态,以“人类命运共同体”、“一带一路”、“亚投行”等为代表的新战略,勾勒出中国积极参与全球治理的战略布局。首先,针对周边国家需求,供给发展类公共产品。作为公共产品,一带一路的互联互通思路为各国更大范围配置、整合与借用资源提供了广泛机会。2017年5月14日“一带一路”国际合作高峰论坛在北京举行,29位外国元首、政府首脑及联合国秘书长等重要国际组织负责人出席,这是中国对一带一路进行制度化、多边化、长期化的一次重要尝试,具有重要历史意义。其次,完善国际金融治理。十八大以来,中国主导提议成立“金砖国家新开发银行”、“上海合作组织开发银行”、“丝路基金”以及“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等一系列新的金融机构和机制,突出体现了中国制度创新的潜力,彰显包容开放与合作精神。2017年6月16日亚投行理事会批准阿根廷、马达加斯加和汤加3个新意向成员加入,至此亚投行成员总数扩至80个。从成员数量上看,亚投行已经超过了欧洲复兴开发银行和亚洲开发银行,成为仅次于世界银行的全球第二大多边开发机构。再次,积极参与区域安全合作。党的十八大以来,中国在安全领域进一步深化了既有参与,呈现积极进取态势。2017年6月9日,上海合作组织吸纳印度、巴基斯坦成为新的成员国,这是上海合作组织的首次扩员。作为首个以中国城市命名的国际安全组织,上海合作组织是中国发起的重要公共安全产品。该组织所遵循的“上海精神”强调互信、互利、平等、协商,尊重多样文明、谋求共同发展,为地区安全贡献新的指导原则。

例如,宋代的苏轼仰慕古代君子的风范,“贤人君子之遗迹,与凡耳目之所接者,杂然有触于中,而发于咏叹”。他对君子的人格有着自己的思考,认为君子应该是明“大义”之人,“夫数君子之言,或主社稷,或勤于道德,或训其子孙,虽所趣不同,然皆笃于大义,不私其躬也如是。”在他看来,君子也应该报效国家,“君子之所以大过人者,非其以智能知之,强能行之也。其以功兴而民劳,与之同劳,功成民乐,与之同乐,如是而已矣。”尽管苏轼一生多次被贬谪,却保持着永远的君子风范。君子文化的熏陶和他本人对君子人格的思考,使他成为君子理想的践行者。

消费社会何以兴起

在新的全球化进程中,全球化规则发生深刻的再调整,不同的行为主体重新构建符合自身偏好的全球化进程。这一全球化的动能转换、系统升级的过程虽然复杂,但趋势难以逆转。全球化扩容不是赢者通吃的逻辑,而是在于相互塑造,达到秩序和谐,这种新逻辑是一种“再全球化”的进程。之所以用“再”来界定当前的全球化进程,是因为全球化扩容并非完全另起炉灶,而是从内部改革来升级现有国际架构。随着中国与世界“再次相遇”,在规则和形态上我们将创造一个从未想象过的崭新的全球化模式,这个模式脱胎于2008年全球金融危机后的新趋势,致力于将塑造与被塑造的过程辩证统一起来。

与苏轼的情形相近的,还有明代的王阳明。他对于君子人格同样有自己的思考,其《答友人》这样论说君子:“君子之学,务求在己而已。毁誉荣辱之来,非独不以动其心,且资之以为切磋砥砺之地。故君子无入而不自得,正以其无入而非学也。若夫闻誉而喜,闻毁而戚,则将惶惶于外,唯日之不足矣,其何以为君子!往年驾在留都,左右交谗某于武庙。当时祸且不测,僚属咸危惧,谓群疑若此,宜图所以自解者。某曰:君子不求天下之信己也,自信而已,吾方求以自信之不暇,而暇求人之信己乎?”王阳明结合自己曾经被“左右交谗”“祸且不测”的经历,阐发了“君子之学,务求在己”的观点。君子通过学习,有自己的见识,从而内心有定力、有自信,毁誉荣辱不足以让自己情绪波动。他从人生实践中获得对君子人格的认识,又以此实践自己的君子人生,遭到贬谪并不气馁,忠君报国依然如故,最终成为一代圣贤。

1689—1815年是英国从传统社会向现代社会转型的关键时期,在英国革命和工业革命的影响下,政治、经济、思想文化以及社会等领域相继发生重要变革,从而为消费社会在英国的兴起提供了可能。

本文由澳门新葡亰娱乐场平台官网发布于产品评测,转载请注明出处:18世纪英国消费社会的兴起,包容共享

关键词: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没有了

最火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