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世纪外国通俗文学汉译,我国乡村振兴战略的

来源:http://www.027kmyj.com 作者:产品评测 人气:179 发布时间:2019-10-21
摘要:十九大报告指出中国特色社会主义进入新时代,明确新时代社会主要矛盾已经转化为人民日益增长的美好生活需要和不平衡不充分的发展之间的矛盾。而我国发展不平衡不充分问题在乡

十九大报告指出中国特色社会主义进入新时代,明确新时代社会主要矛盾已经转化为人民日益增长的美好生活需要和不平衡不充分的发展之间的矛盾。而我国发展不平衡不充分问题在乡村尤为突出。40年来的改革开放进程中,我国乡村发展取得了很大成绩,但与此同时,城乡资源配置不均、乡村整体发展水平不高、乡村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不强、农村环境和生态污染等问题日益凸显,成为影响农村经济和农业现代化的制约因素。

迄今为止,外国通俗文学汉译已有百余年历史。然而,五四新文学运动对通俗文学的苛责,使外国通俗文学汉译在此后几十年中始终处于边缘化境地。改革开放后,外国通俗文学汉译开启新征程。进入新世纪,《哈利·波特》《魔戒》《达·芬奇密码》等作品吹响外国通俗文学再度勃兴的号角,作为世界文学市场的有机组成部分,中国对畅销外国通俗小说的译介不仅形式多样,而且影响多元。

供案头阅读的通俗小说的历史始于元末明初的《三国演义》与《水浒传》,此后很长一段时间里,行世的都是长篇小说。冯梦龙“三言”的问世打破了这一格局,他还在《古今小说》封面上作“识语”为短篇小说宣传:“其有一人一事足资谈笑者,犹杂剧之于传奇,不可偏废也。”短篇小说创作就此步入繁盛,从明天启年间到清雍正朝,作品总数已达六百余篇,较优秀者也不在少数。然在随后百余年里,短篇小说却消失得无影无踪,等到光绪末年才重新现身。

为实现“两个一百年”奋斗目标,党的十九大将乡村振兴战略写进报告,开启了我国乡村发展的崭新时代。

外国通俗文学汉译

光绪二十八年冬,倡导“小说界革命”的《新小说》创刊。在梁启超主办的前七期里,只刊载过《俄皇宫中之人鬼》《毒药案》《白丝线记》三篇短篇翻译小说与文言小说《唐生》,自创通俗短篇小说则是一篇也无;该刊向社会征稿,也明确要求“章回小说在十数回以上”,短篇小说显然未入其眼界。稍后创刊的《绣像小说》共出版七十二期,同样也不刊载自创的短篇小说。直到日报刊载小说成为流行现象,通俗短篇小说才重新受到人们关注。

前不久中央发布的《关于实施乡村振兴战略的意见》,将乡村振兴战略内含的量化思维和技术取向更加明晰化:一方面,中央1号文件对乡村振兴从农业发展质量提升、乡村绿色发展、农村文化、乡村治理新体系、民生保障、精准脱贫、制度性供给、人才、投入保障和党对“三农”工作的领导等10个方面进行了具体部署;另一方面,制定了实施乡村振兴战略的具体时间表,即“到2020年,乡村振兴取得重要进展,制度框架和政策体系基本形成;到2035年,乡村振兴取得决定性进展,农业农村现代化基本实现;到2050年,乡村全面振兴,农业强、农村美、农民富全面实现”。这就表明,实施乡村振兴战略是一个关乎全局、关乎长远的宏伟擘画和长期任务,需要我们科学谋划、合力推进、不懈奋斗。应当从以下三个方面着手,深入推进乡村振兴战略。

“译”彩纷呈

日报刊载小说始于《申报》,它在同治十一年创刊伊始就接连刊载三篇翻译小说,随后又紧急刹车。报载小说是全新的传播方式,它的猛然出现,一时无法与中国读者长期形成的阅读习惯相融合,更何况刊载外来的翻译小说。《沪报》是刊载小说的第二家日报,它在光绪八年创刊后三周,就开始连载《野叟曝言》,一直持续了两年半。当时这部作品售价每部六元,《沪报》是每日随报附送不收分文,且以书版格式刊印,便于读者自行装订成册。小说连载以来,“购者踵趾相接”,其原因就在于选择了大众喜闻乐见的传统小说,消除了读者对新传播方式的抵触心理。此后,沪报又连载了《七侠五义》《蜃楼外史》等作品,都受到读者欢迎。

以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经济思想引领中国乡村振兴理论与实践。在中国从站起来、富起来到强起来的动态发展过程中,我国经济面临从高速增长向高质量转化,因而农村也将相应进入以转型性的相对贫困和城乡不充分不均衡发展为特点的新阶段,主要呈现为收入、社会公共服务获得上的不平等和多维贫困。经济发展的转型性与动态性,决定了我国城乡发展优先顺序要随着经济社会发展而变化。2013年以来,习近平总书记从精准扶贫、精准脱贫到打赢脱贫攻坚战和“绣花式”抓扶贫,再到十九大提出的大扶贫格局,创新了中国特色的扶贫脱贫实践。2013年至2017年,全国农村贫困人口由9899万人减少至3046万人,平均每年减少约1370万人;贫困发生率由10.2%下降至3.1%,累计下降7.1个百分点。同期,贫困地区农村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年均实际增长10.4%,实际增速比全国农村平均水平高2.5个百分点。党的十八大以来,习近平总书记发表了一系列有关扶贫和乡村振兴的重要讲话、重要论述,作出了一系列重要指示批示,为乡村振兴战略提供了行动指南和根本遵循。不同国家或者同一国家的不同发展阶段,扶贫脱贫和乡村治理的表现形式、治理的理论基础和实践模式都不尽相同,习近平总书记关于扶贫和乡村治理的重要论述在我国经济社会发展总体战略实践中发挥了巨大指导作用,为我国乡村振兴奠定了坚实的理论基础。

内容上,魔幻、奇幻、悬疑、青春、时尚、儿童通俗等小说类型的译介,丰富了读者的阅读视野,使通俗文学成为老少皆宜的大众文学。例如“哈利·波特”系列小说中大胆融入魔法、幻想、儿童、成长等元素,被誉为以反叛西方资本主义现代性、主张回归和复兴原始神话幻想世界为宗旨的“新时代运动”带来的文学冲击波,是西方文化“东方转向”的表征,在东西方均引起强烈反响。日韩青春文学以网络为据点,融汇网络符号语言和动漫游戏因子,时尚炫酷,与国内“80后”作家群的创作形成互动,成为最受年轻读者欢迎的外国通俗小说类型。外国儿童通俗文学的译介更是如火如荼,新译、复译、重译多管齐下,谱写了一曲众声喧哗的交响乐。

大众接受了新的小说传播方式,但此时中国近代新闻业刚起步不久,直到戊戌变法后,日报才渐多,而办报者发现“小说与报纸的销路大有关系”后,报载小说便开始成为普遍现象。起初,各家都连载长篇小说,既有大众习惯阅读的本土创作,又有一些翻译小说。这么多家日报以及刊物都要刊载小说,创作或翻译者毕竟有限,一时间稿源便成了大问题。大家习惯的长篇连载也出现了麻烦。得益于印刷业近代化改造,小说单行本的出版快捷且价格较低廉,早年《沪报》连载有单行本的做法已不可复制。报社的应对策略是约定几个名家供稿,而作者有限且又诸事缠身,艰于腾挪,这便导致了写一段,报纸第二日登一段的模式逐渐形成。但作者的供稿常因生病或外出一类事断档,暂停时间久了或发生频率太频繁,甚至连载中断后再也不见下文,这些都会招致读者不满,从而影响报纸销路。如果有批短篇小说在手,连载暂停时便可顶替,或者干脆以短篇为主,长篇连载辅之,那么读者的不满多少可得到化解。也就是说,因形势逼迫,短篇小说将应时而生。

通过优先发展农业农村,引导资源合理有序流向农村,构建多元共治乡村大格局。现阶段中国生态脆弱区和民族地区以及贫困集中连片地区三者的耦合、叠加为乡村振兴带来了巨大挑战,尤其是一些凋零和消失的乡村在自然生态、经济、社会、制度、文化、金融市场等方面的发育远落后于平均水平。因此,乡村振兴的现实困境决定了需要政府、市场和社会有机结合,多方力量参与,在清晰界定各自的政策边界条件下,建立相应的激励相容机制,为不同主体的互动与组合治理带来可能性和可行性。乡村振兴必须以产业为基础,使市场在农业资源配置中起决定性作用,利用财政资金撬动金融和社会资本进入乡村,将更多人财物资源配置到农村经济社会发展的重点领域和薄弱环节,满足乡村振兴多样化要素需求,发挥工商资本推动乡村振兴的积极作用。政府应从户籍、土地、财政、税收、金融、社会保障等方面健全城乡融合发展体制机制,通过政策引领资源向农业和农村地区倾斜,同时整合资源、形成合力,通过顶层设计为乡村提供公平的教育、卫生、医疗等社会保障体系,并通过财政转移、改变财政结构为贫困人群和乡村提供财政支持。

形式上,随着网络文化的繁荣和“新媒体”的崛起,网络译介成为新世纪外国通俗文学汉译的重要形式。网络译介通过附加译者角色,形成“译者—读者—批评者”三位一体的翻译行为模式,有助于推广新的翻译技术和工具,有助于推动文学翻译爱好者向专业化和职业化发展。目前,通俗文学网络译介与传统纸媒译介整合互补,已成大势所趋。

一个偶然事件使设想付诸实践。《时报》自创刊就连载陈景韩翻译的《伯爵与美人》,他东赴日本,临行前多翻译了一批供自己外出时连载。可是他走后,《伯爵与美人》的未刊稿居然找不到了,作品连载暂停了三个月。其间,陈景韩从日本寄来短篇小说《马贼》以救急,《时报》又接连刊载了《中间人》《张天师》等短篇小说,填补连载暂停时的空白。由于读者习惯的是长篇小说连载,《时报》刊载《马贼》时特地刊载广告解释,“短篇小说本为近时东西各报流行之作”,读者不必见怪,那篇小说篇幅虽短,却同样“立意深远,用笔宛曲,读之甚有趣味”。该报继而进一步向社会征集这类稿件:“如有人能以此种小说(题目、体裁、文笔不拘)投稿本馆,本报登用者,每篇赠洋三元至六元。”自此,《时报》开启了向社会征集短篇小说的序幕。

本文由澳门新葡亰娱乐场平台官网发布于产品评测,转载请注明出处:新世纪外国通俗文学汉译,我国乡村振兴战略的

关键词:

最火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