雄踞人类思想高峰的马克思,世界苗学研究的时

来源:http://www.027kmyj.com 作者:产品评测 人气:163 发布时间:2019-10-21
摘要:党的十九大报告提出,要铸牢中华民族共同体意识,促进各民族像石榴籽一样紧紧抱在一起,要广泛团结联系海外侨胞和归侨侨眷,共同致力于中华民族伟大复兴。这给我国民族工作和

党的十九大报告提出,要铸牢中华民族共同体意识,促进各民族像石榴籽一样紧紧抱在一起,要广泛团结联系海外侨胞和归侨侨眷,共同致力于中华民族伟大复兴。这给我国民族工作和侨界带来巨大鼓舞,也对新时代如何做好世界苗学研究提出新要求。

每个历史时代都会产生符合时代需要、具有时代特色的杰出人物。恩格斯曾赞扬资产阶级革命时代是一个“需要巨人而且产生了巨人的时代”,并列举了其中最卓越的代表,指出他们共同的历史使命是“给资产阶级的现代统治打下基础”。无产阶级革命的时代也有自己的卓越人物。不同的是,这个时代的卓越人物是为无产阶级解放和人类解放打下基础。马克思是登上历史舞台的无产阶级的最伟大代表,他科学地揭示了人类社会形态更替的历史规律,揭示了无产阶级推翻资本主义旧世界、建立社会主义和共产主义新世界的历史使命。社会形态的更替是一个漫长的历史进程,马克思没能目睹这个历史的转变,但他的理论和活动标志着历史进入了无产阶级革命的时代。

帕斯捷尔纳克因“在现代抒情诗和伟大俄罗斯叙事文学传统领域取得的卓越成就”而获得1958年诺贝尔文学奖,但他在叙事文学——散文创作方面的实绩,却一度被作为“纯粹抒情诗人”的身影所遮蔽。从20世纪20年代起,帕斯捷尔纳克作为现代诗坛优秀诗人的地位便渐渐开始确立,直到20世纪50年代长篇小说《日瓦戈医生》横空出世,人们才意识到他不仅是一名出色的诗人,更是一位卓越的小说家。

苗学研究分布广泛

1.革命家和思想家的完美结合

艺术注目于

苗族是一个世界性的民族,散布于亚洲、美洲、欧洲、澳洲等,但不管身处何方,他们对中国和中华传统文化都有很强的认同感和归附感。当前,我国正致力于推进“一带一路”建设,东南亚各国的苗族分布区刚好处于我国从南部和西南部走向世界的过渡带;分布在欧美和澳洲的苗族,经过多年侨居已基本融入当地主流社会,但中国传统文化仍是他们的根。

马克思既是伟大的社会革命家,又是伟大的社会科学家。这是马克思主义学说的共同缔造者、与他共同战斗四十余年的恩格斯在马克思墓前讲话中的结论性评价。

被情感改动的现实

从世界苗学研究学术史看,可将之分为古代苗学、近代苗学(1840—1949年)和现当代苗学三个时期。鸦片战争以前,苗族主要分布在中国和东南亚,苗学研究也主要集中在这些地区。该时期传流至今的苗学文献,主要是中国学者及少量东南亚学者的研究成果。最早涉及苗族及其文化的文献包括《后汉书》卷八十六《南蛮西南夷列传》、《华阳国志》《隋书》卷三十一《地理志》等。这些文献属中国传统式的研究,研究初衷主要是服务于朝廷“教化”和“齐政”之需要。苗学研究遵循的学科体系是中国传统的国学体系,但研究内容实际上已涉及现代意义上的众多学科。流传至今的苗学文献,对当代学科建设具有不可替代的资料价值。

恩格斯说:“马克思首先是一个革命家。”马克思是无产阶级革命的思想导师,是无产阶级革命的指引者、实践者。他和恩格斯把“正义者同盟”改造成为历史上第一个无产阶级政党“共产主义者同盟”,并为它制定了第一个科学纲领——《共产党宣言》。马克思支持1848年法国六月起义,参加1848年3月爆发的德国革命,支持法国无产阶级革命和他们建立的第一个无产阶级政权巴黎公社。他与恩格斯一道创立无产阶级第一个国际性组织“国际工人协会”,即第一国际。因为革命活动,马克思遭受普鲁士政府的迫害,比利时和法国政府的驱逐。尽管由于当时缺乏无产阶级革命夺取政权建立社会主义制度的历史条件,马克思终其一生并没有亲眼看到无产阶级革命牢固地夺取政权并建立社会主义国家,尽管马克思19世纪50年代退入书房,但并没有也从来没有想过要退出战斗。马克思不是“书斋里的学者”,“不是唯恐烧着自己手指的小心翼翼的庸人。”他终其一生都是伟大的无产阶级革命家。

关于诗歌与散文的关系,帕斯捷尔纳克有着独特的理解。他认为“诗歌和散文是彼此不能分离的两极”,“散文是最具现代性的体裁”,而“抒情诗已经不能表现我们经验的宏大规模与广阔空间”,他个人的诗歌只是散文创作的准备。上述观点,以及他关于“艺术注目于被情感改动的现实”、关于抒情主义与历史主义之关系的见解,构成了诗学理念的基本内容,并影响着他的全部小说创作,使之具有雅各布森所说的“诗人的散文”的艺术风格。

鸦片战争后

当第一个无产阶级政权巴黎公社在经历72天的战斗后最终失败时,马克思就指出:巴黎公社的原则是永存的!这表明马克思对社会主义革命充满无限信心。马克思毕生关注被压迫民族的革命斗争和命运,他支持中国反对英法帝国主义以鸦片贸易为借口的侵略战争,谴责帝国主义对中国的无耻掠夺,对中国人民充满同情并对中华民族的觉醒寄予期待,预言“过不了多少年,我们就会看到世界上最古老的帝国做垂死挣扎,同时我们也会看到整个亚洲新纪元的曙光”。即使健康恶化的晚年,他仍然关心俄罗斯社会发展前景和俄国农村公社的命运问题,论述了关于落后国家跨越资本主义“卡夫丁峡谷”的多种可能性和条件。马克思晚年给维·伊·查苏利奇的三易其稿的复信就是确证。

从20世纪10年代初起,帕斯捷尔纳克就开始散文创作,陆续写了13篇中短篇小说,直至完成巅峰之作《日瓦戈医生》。在这些“诗人的散文”作品中,往往可以读到作家自己诗作中的优美诗行。有许多在他的诗歌中曾出现过的形象、场景和意象,后来又以略加变化的形式重现于他的小说中;他用诗歌予以表现的情感与思想,以诗的方式触及的主题,也在他的小说里获得新的表达。他总是以诗人的眼光看待自然和世界,以具有抒情色彩的语言表达对于生活的理解、感受和体验,这使他的小说散发出浓郁的诗意。

国外苗学研究以侵华为初衷

关心并参与被压迫无产阶级的斗争,关心弱小民族反对外来侵略的斗争和反对本国统治者的斗争——这就是马克思作为革命家的光辉一生。马克思的一生是短暂的,只有65年,可他为之奋斗的伟大事业却延续至今。马克思的光辉一生为后世的革命者树立了崇高的榜样。

帕斯捷尔纳克的整个小说创作,显示出在探索之中逐渐迈向高峰《日瓦戈医生》的演进脉络。《最初的体验》作为开端之作,情节结构具有多层次、剪辑性的特点,人物没有完整的性格发展史,形象刻画具有印象主义特色。作品传达出作家早年对外部世界的种种印象,表现了与作家经历相联系的感受和体验,渗透着大量的自传——回忆录因素。主人公对生活、艺术和爱情等一系列问题的思考与追问,又使得这部作品获得了一种哲理化色彩。作品中的景色描写广泛运用拟人化手法,表明作家对于线条、色彩和明暗对比有敏锐的感觉,常获得一种油画般的艺术效果。由此,可约略窥见未来作家小说艺术探索的轮廓与走向。

本文由澳门新葡亰娱乐场平台官网发布于产品评测,转载请注明出处:雄踞人类思想高峰的马克思,世界苗学研究的时

关键词:

最火资讯